柴Chai的日常

章1住:各种坑人的学校“宿舍”(中)

华盛顿大学的山寨宿舍:

2009年的夏天,柴阿姨的女儿蓓蓓在华盛顿大学读书。在新的学期,她打算离开家搬到华大住一段时间,体验一下独立生活。

周末,蓓蓓发信息问我有没有空帮她一起搬家,她一个人恐怕搞不定。我想都没想,立马答应了。曾经在我最无助的时候,柴阿姨毫不迟疑地向我伸出援助之手,这个恩情我一直铭记在心。尽管柴阿姨不求回报,但咱不能不懂感恩。人家女儿需要帮助,咱不能袖手旁观,就算再忙也一定要出手帮忙,这也是个回报柴阿姨的好机会。

周末一大早,我一吃完早饭就敲开柴阿姨家的门。“柴阿姨,我来了。”

“来来来,快进来。吃早点了嘛?没吃,家里有现成的饺子,我给你下几个。”柴阿姨一边请我进屋一边亲切地说。

“阿姨,您不用麻烦了,我已经吃过了。蓓蓓的行李收拾的怎么样了?我想早点来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。”

“Chai你这么早就来了?!”蓓蓓听到厅里的动静,就立马从卧室走出来了。

“嗯嗯。蓓蓓,有没有需要帮忙收拾的?”

“不用不用。没啥好收拾的,我这几天都已经整好了。你能过来,就帮大忙了。”

“都是邻居,别这么客气。这都是举手之劳。”

说着,蓓蓓就把我领到她的卧室。走进一瞧,有个陌生的女生在蓓蓓的房间里坐着呢。蓓蓓赶忙跟我介绍说这姑娘刚来美国,目前先住在家里。她还没去过华大呢,这次也一起帮忙搬家,顺便到校园里开开眼。我呢,也特别好奇蓓蓓住的地方,也想去参观参观。等以后我转到华大,没准儿也要搬到华大住,提前考察一下,心里也有个数儿。

“这就是你所有的家当?”我看到堆在床边的几个行李,好奇地问。

“嘿嘿,看来惊讶的不止我一个人哦。我这几天帮蓓蓓姐收拾的时候也好奇呢,怎么只拿这点儿东西?我这回来美国,一个人就扛了3个超大行李箱,外加2个大背包。这还没完呢,我妈妈前两天又从国内给我寄了两箱东西,这才完事。”那个妹子立马接了我的话。

“不是我说,大妹子,你也太夸张了!从国内来居然连菜板子和菜刀都扛过来了,我也是服了。好多东西你可以从这边买啊!这边买要比国内划算啊!其实,我只是把应季的衣服,日常用品,被子,枕头,床单打包好了。剩下一些不急着用的,我以后随时回来取。”蓓蓓笑着说道。

“那啥,你带菜刀我一点儿也不意外。去年我暑假回来,怀里还抱着个泡菜坛子呢。我妈还在坛子里装了一堆零食,什么苹果,香蕉,小薯片,花生,还有小麻花,让我在飞机上没事儿嚼着玩儿。托运的行李箱里除了一些衣服,还有一摞碗盘,外加一个不锈钢盆,盆里还藏着一只小李烧鸡外加一袋金华火腿,还有5斤挂面。我爸怕被海关没收,还特地包了好几层厚厚的锡纸。这一路,没把我愁死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”

既然没有这么多行李,就3个中箱子,3个手提包,我们一合计,正好每个人负责一个箱子加一个包,一次就能搞定,不用再来回折腾。

我们三妹纸为了找找“北漂”的感觉,决定拖着行李坐公交车搬家。(其实,真正的原因是我们仨那时都不会开车,她父母那天有事儿没空开车送我们。)在烈日炎炎下,三个“弱女子”一手拉着行李箱,另一肩膀扛着大包,一步一步“艰难地”向前走。凄凉的背影瞬间折射出一种外来妹进城打工的无助感。等车的时候,每当匆匆过往的车辆路过我们时,仿佛都故意减慢了速度,透过车窗我们能看到司机明显地向我们这边瞟来,弄得我们好无语。


上公交车了,我们仨不想让司机和其他乘客等太久,就使出吃奶的劲儿连拖带拉快速地把行李运上车。司机仿佛从来没见过这样浩浩荡荡的阵势,瞪大双眼,脸上瞬间露出惊呆的表情。其他乘客也都齐嗖嗖地向我们这边看,让我们觉得好尴尬。刚刚坐稳,坐我旁边的一个小哥儿实在忍不住问我们: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怎么会带了这么多行李?该不会是被房东赶出来,无家可归了吧?”我们一听,哈哈大笑,立马跟他解释我们只是在搬家。怪不得车里的人都用那种又惊讶又同情的复杂眼光看我们,闹半天是把我们当成不幸的患难姐妹啦。


在车上坐了这么久,腿脚也歇得差不多了,身体也不觉得疲惫了。一下车,我们耸耸肩,精神抖擞地迈开大步走起,扛着行李上坡下坡儿根本都不是事儿。不一会儿,我们在一排四层楼的公寓门口停下。这排木质公寓就在主校区附近,楼里的走廊有些陈旧,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老木头味儿。走廊不宽也不窄,两个人并拍走完全不成问题。两侧白墙上的橱窗里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广告传单:卖旧书的,卖二手车的,定披萨的,出租信息,还有超市促销等等。

蓓蓓一边走一边跟我们介绍说这栋楼是男女共用,男生住一三层,女生住二四层,每一层都有公共浴室和卫生间,洗衣服的话有投币式的洗衣机和烘干机。我觉得这样安排不错,所谓阴阳平衡嘛。以前在灵异故事中经常看到女生宿舍由于阴气太重招鬼,学校就让男生和女生宿舍对调,男生们一住,阳气就跟点燃的柴火一样“嗖”的一下旺起来了,那些孤魂野鬼也不敢来了。甭管是真的还是假的,楼里有些男生住也觉得安全一些。

蓓蓓住在二楼走廊靠右侧的房间。令我感到诧异的是,屋里地面上铺的居然不是地毯而是比较中规中矩的深色木地板。房间里没有厨房和厕所,只是整齐地摆着四套上下式床组:上面是床,下边是写字台。这样,大家在下面写完作业,就可以直接顺着旁边的梯子爬上去睡觉。就算有人睡觉不老实,只要不打呼噜,就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其他人。床旁边靠墙两侧还分别立着两个中型储物柜放行李和衣服,每个人使用一个柜子。为了隐私安全,每个柜子还上了锁。


那天屋里其他人都不在,就我们仨在那收拾行李。我就好奇地问:“蓓蓓,和你住一起的室友你都认识吗?都是同一个专业的嘛?”

“有一个是我的朋友,其他两个就不熟悉了。貌似有一个是学物理的,有一个是学化工的,大家都不是一个专业,但都是理工科的。住在这栋楼里的理工科学生挺多。”

“这个算是华大宿舍吗?”

“你别看我是住在华大校区里,但这栋楼其实不是华大的宿舍哦。华大宿舍太贵了,而且大多都是在学校外,上下学不方便。这栋楼曾经是Sorority House,后来改成出租的学生公寓了。房产公司为了多招些学生住,就把房间设计成宿舍的风格。据说华大的宿舍要比这里豪华的多哦,不过价格也不是一般学生付得起的。”

“哦?这也行?那这里每个月的租金贵嘛?”

“每个人800一个月。其实还蛮贵的,好在我只住一个学期。”

虽然住在这里上下学很方便,但每个月的租金可不便宜啊。四个人挤在一个屋子里,除了床和衣柜啥都没有,就这样“简约”的条件每个月还好意思找每个学生收800刀(美金“dollar”简称为“刀”),太贵了!相比我住的寄宿家庭,包吃,包住,包网,包水电,还有独立的卧室和卫生间,睡的是大双人床,一个月也不到700刀。我本来还一直觉得给父母造成太多经济负担,所以我平时花钱能省就省。这下好了,一下子如释重负了。

不过,能够短暂地体验一下集体生活也是蛮不错的一段经历。毕竟,经历是用钱买不到的,也不是能用钱来衡量。


上一篇章1住:各种坑人的学校“宿舍”(上)

评论(2)
热度(5)

喜欢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
我的主博客:
http://chunxuchai.wordpress.com

我的美食博客:
http://weekendfoodieblog.wordpress.com

© 柴Chai的日常 | Powered by LOFTER